中小企困境與香港金融科技未來發展(一): 貸款市場之資訊不對稱問題

至今,金融科技(FinTech) 已非空中樓閣式buzz word。2020年11月,世界銀行旗下的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orporation) 便刊登文章,分析在全球疫情期間,中小企如何改以依賴金融科技融資進而生存。傳統銀行向來無法滿足全球各地中小企融資需要已成常識。文章指,在疫情之下,全球各地經濟萎縮,中小企卻往往佔各地經濟活動近乎百分之百。正因為此,對中小企乃至政府而言,以速度著稱的金融科技猶如救命草……

Continue Reading →

開單方法究竟邊樣好?

無論中小企、餐廳、小店或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只要有新生意,也處理開報價單(Quotation)、銷售發票(invoice)等必要營運流程,既沉悶費神又無法避免。由於部份方法倚賴人手輸入及校對, 因忙裡出錯產生的麻煩及延遲找數的情況時有發生,令本來已複雜的文書工作百上加斤。現時科技一日千里, 以上問題又能否用科技完美解決? 一路走來開單方法又有哪些?

Continue Reading →

淺談銀團貸款(下篇)

銀團貸款對借款人的主要好處是, 可以透過一組貸款人為資本密集的發展項目提供大量的資金。由於所有貸款人對於同一筆交易具有相同的信貸風險, 借款人不必與眾多貸款人進行談判, 以完成金額巨大但目的單一的融貸。銀團貸款既能為借款人節省時間, 又最有可能節省融資成本。試想一下, 若貸款人可以節省盡職調查、貸款條款談判和獲取客戶的時間, 從而節省員工成本和運作成本, 貸款人願意接受較低的貸款利率…..(閱讀更多)

Continue Reading →

淺談銀團貸款(上篇)

銀團貸款是由一組貸款人提供的融資,他們承諾在單一融資合同下提供具有相同條款的融資。銀團貸款比雙邊貸款的主要好處是借款人信貸風險可分散至不同的貸款人。一般利用銀團貸款的原因是由於融資金額太大, 對單一貸款人資本基礎做成負擔……(閱讀更多)

Continue Reading →

FinMonster融資金融科技的發展新里程

(二零二零年十月廿七日 – 香港) 今年三月,FinMonster 與專於分析金融數據的國際企業路孚特 (Refinitiv) 簽署備忘錄,此後雙方經多月研究及商議,現在正式宣布,FinMonster現與路孚特合作推出全新的企業貸款市場數據庫服務。這次合作,實為香港作為環球金融中心之大事。

Continue Reading →

FinMonster 的故事(六)—自強不息

在FinMonster 的旅途中,我們慶幸能夠遇上不同充滿熱誠與理想的同路人。於去年年底,我們開始與CryptoBLK合作,希望利用區塊鏈(DLT)技術,令融資過程更方便快捷。在今年年中,我們與Datax 合作。與FinMonster一樣,Datax同為香港大學iDendron培育的香港初創,他們的目標,是利用人工智能和數據標註技術增加企業營運效率。他們的專長,與FinMonster的中小企金融科技融資模式一拍即合……(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FinMonster 的故事(五)—啟航之後

一年前,我們開始譜寫FinMonster故事。在一連四篇的FinMonster故事之中,我們介紹了FinMonster的源起﹑理念﹑運作﹑願景。我們說,FinMonster之名,承載著一份以顛覆既有概念令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志氣。我們深信,牟取暴利,並非金融業主要存在意義之所在。支援各種商業創新,令社會各階層生活變得更美好,才是金融業應當時刻緊記的初衷。關於這一點,我們與美國著名商界組織Business Roundtable想法一致……(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ORIX歐力士的故事 – 誠心照顧中小企融資需要(全文)

香港歐力士誠心照顧中小企融資需要—香港政府在2004年首次推出中小企信貸保證計劃,當時香港歐力士已積極參與其中。過去香港歐力士為客戶提供的貸款金額,一般為幾百至幾千萬。對中小企而言,歐力士的魅力,不僅在其低於一線銀行要求的融資服務門檻,更在於歐力士對中小企的專業﹑尊重與誠意。歐力士積極配合和推廣香港政府推出之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希望極為依賴融資服務的新創企業能夠同樣受惠。歐力士的中小企貸款服務門檻極具彈性。歐力士會調整貸款金額與週期,以備新創企業不時之需,且不會強迫向中小企客戶捆綁式銷售其他理財產品。事實上,在今年年初,香港政府仍未為中小企新推出「百分百擔保特惠貸款」之時,歐力士便已為有需要的租賃客戶提供「還息不還本」貸款服務,助其應急……

Continue Reading →

低接觸經濟或成金融科技發展的加速劑

2020可說是多事之秋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來襲,打亂了不同行業的陣腳,經濟蕭條,生意額大受打擊。面對如此嚴峻之境,為兼顧防疫與經濟發展的平衡,各行各業紛紛絞盡腦汁以維持自身業務發展。無人化與零接觸服務模式因此應運而生,開啟了「低接觸經濟時代」 (Low touch economy) …..(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中與西(二)—「漢學」與「宋學」之論爭

早前文章談晚清時代中國各界精英如何寬容看待西學東來,其重點並不在於處理藍黃之爭的問題,而更在於引令各位讀者朋友思考何謂中國的問題。在新冷戰之際,這是應時問題。清末民初KOL梁啟超曾著有《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於20世紀初,梁啟超辭任中國政府財政總長之職,退出政界,專研學問,這本著作其實是梁啟超於清華大學的授學講義。這本著作開首的一大重點,是指出中國國學文化思想並非鐵版一塊,在清初早有「漢學」與「宋學」之爭……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