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潮之後—全球化之Matrix Reloaded

近二三十年,隨自由貿易、人口流動、普世價值之發展,全球化已成難以質疑的政治正確的信仰。從宏觀經濟學最基礎的比較優勢理論角度看,一個國家儘管在各個生產領域都有絕對優勢,都應該於較為劣後的國家做交易,最終達至各國受惠。美國有絕對能力生產高質的醫護級口罩,中國口罩產量佔全球一半,恰恰符合教科書上的比較優勢之說。世界或對資本主義有各種不同看法,但不論是西方文明國家、中國、伊斯蘭世界還是東南亞發展中國家,都會以國際銀行的網路清算交易,也絕對不會因為政見各異而燒掉美金,這也說明現今全球經濟金融如何水乳交溶……(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同步過冬—解決中小企生存困境的金融科技(下)

今年香港政府特別為中小企提供款額達200億港元的「百分百擔保特惠貸款」支援,為中小企作借貸擔保,方向正確。畢竟在香港,98%企業為中小企,受僱於中小企的人數達130萬人,佔全港僱員總數近一半。但這終究只是一時之法。(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風雨中與中小企並肩作戰的 FinMonster

3月底,陽光普照,但陰霾未散。香港政府支援中小企的政策仍未正式出台,令人擔心。相較其他富裕市場經濟體之政府乃至新加坡政府的表現,中小企當下承受前所未有的經濟壓力,顯然還未令香港政府認真關注,其相關政策只聞樓梯響,香港政府真正落場與中小企並肩作戰之日仍未到來(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同步過冬—解決中小企生存困境的金融科技(上)

疫潮下,值得大家擔心的再不只是病毒之傳播速度與範圍,隨疫潮而來的經濟嚴寒同樣是大問題—畢竟,疫潮早晚會過去,但經濟能否在短期內復甦,基層生計艱難處境會否長期延續,卻成懸念。世界各地媒體都在報導武漢肺炎如何衝擊全球經濟體系與供應鏈,並猜想疫潮會否引發新一輪環球金融危機,甚至有媒體指,經過疫潮後,中國將會失去「世界工廠」地位,全球政經秩序或會被大洗牌。換言之,武漢肺炎危機不只是公共衛生問題,也是經濟問題。(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論善用金融科技審批中小企「百分百貸款」之必要

武漢肺炎疫潮下,人心惶惶,病毒固然是社會恐慌成因,但隨疫潮而來的經濟寒冬為社會所帶來的經濟壓力也不容忽視。今年年初,香港特區政府宣讀十五年來首份赤字預算案,其內容一大重點,便是推出新政,支援對香港經濟至為重要的中小企,使之能步過經濟嚴寒。(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中國眼中的「非中資銀行」- 上海商業銀行的故事—理念篇

百多年前,陳光甫在開業典禮發表演說。他說:「一國工商業之發展,全恃金融機構為之樞紐。凡一國國民苟無遠識大志,即無可以立足之地。我國實業今在幼稚時代,欲培植之 ,啟發之,必當先有完善之金融機關」。作為唯一從大陸遷台的民營銀行,貴為上商主要股東(佔股近六成),如今上商儲蓄官方網站仍然寫上當年的創行宗旨:「服務社會、輔助工商實業、發展國際貿易」。也就是說,陳光甫開辦銀行﹑設立「中國的摩根」的宏願,只是手段,其真正的目的,是以銀行融資服務,促進國家實業發展,造福社會。(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也談「黃色經濟圈」(二)—關於願景

香港「黃色經濟圈」討論,主要論及三點:第一,如何認證黃店;第二,如何發動消費戰,如何支持黃店、杯葛藍店;第三,如何化解黃店食物質素未如理想與守護政治理念之矛盾,這多少暗示,現今「黃色經濟圈」論述多只聚焦於飲食業。(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FinMonster與路孚特 (Refinitiv) 建立策略合作夥伴關係 攜手推廣企業貸款市場信息透明化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 – 香港) 石盒子有限公司 (簡稱“FinMonster”) 很榮幸宣佈與路孚特簽署備忘錄,建立策略合作夥伴關係。採用路孚特LPC 一級和二級貸款市場的數據信息,將能強化FinMonster智能企業貨款平台的服務。FinMonster致力協助企業作出適時的融資決定,並為銀行開拓中小企貸款市場的業務份額。(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淺談顛覆傳統銀行貸款流程的金融科技技術

商業貸款流程經常使企業老闆們非常煩惱,所需處理時間普遍未能趕及資金需要。傳統商業銀行的貸款流程,由申請開始至資金到戶一般需時三個月。從經驗富豐的銀行經理眼中,這個處理時間十分合理:由信息收集、認識你的客戶(Know Your Customer)、行業分析、核證信息、內部商議、審批以至開立戶口,各程序都會佔用時間。然而,從企業老闆的角度,商機變化迅速,等待三個月並不合理。(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

也談「黃色經濟圈」(一)—國際案例

「黃色經濟圈」是香港近期的buzzword。「黃色經濟圈」論說的要旨,基本上是以政治理念為目標,以經濟為手段。這類視經濟從屬於政治的理論乃至實踐,其實並非新事,在世界政治中早有先例。冷戰時期中國在港的「紅色經濟圈」便是一例。(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